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   
 网站首页
  第一时间  主题教育  党群工作  新闻广角  农业生产  特色经济  文教卫生  法制社会  岁月如歌  生活空间 
 雁过留声  
       栏目导航 网站首页>>岁月如歌>>知青岁月
  共有 799 位读者读过此文   字体颜色:   【字体:放大 正常 缩小】    
【双击鼠标左键自动滚屏】【图片上滚动鼠标滚轮变焦图片】    
 

烘干塔下醉“乡愁”

  发表日期:2019年8月13日      作者:马骏     【编辑录入:党委工作部

人,老来怀旧。许多往事,尘封于心。而思绪,却常在不自觉中,回到从前。—— 题 记

 


 

云山农场六连路口,一座红砖砌筑的烘干塔,高高耸立在蓝天白云之下。烘干塔高四层,为云山农场当年的最高建筑物,六连的地标。历经五十多年历史沧桑,却依然棱角分明,俊逸挺拔。

 

六连人为之骄傲,返城的知青们对它更是魂牵梦绕,情有独钟。我不见烘干塔已五十载,可我从未忘记过它。因为,烘干塔始终连着我们那段难忘的知青岁月。自古有言,“水火无情”。那年头多灾多难,一场天火刚稍消停,洪涝水灾接踵而至。雨,连绵不绝、毫无顾忌地随意飘落。

 

放眼望去,垅上苞米成熟,麦田金浪翻滚,天却阴沉着脸,心怀叵测地注视着芸芸众生。显然,未雨绸缪,才是粮食生产免受损失的上上之策。原老五队(后改为六连)指导员曲春悦、队长李介春,都是经验丰富,远见卓识,求实务实之人。他们大胆提出建烘干塔,搭固定晾棚的设想。方案报经场部研究,得到了批准与支持,并明确指示:“农闲时建设,农忙时务农”,做到建塔与农时两不误。

 

1967年底,烘干塔与固定棚建设工程正式拉开帷幕。专家设计,烘干塔跃然纸上。专业基建队丈量,构勒出基建方位,成为建塔技术核心。五队合理调配人员,组织部分转业官兵及其子弟、支边青年,以及北京、哈尔滨知青,投入工程建设。

 

高楼万丈,基础关键。面对两条宽近一米,深近三米,周长共四、五十米的塔基建设,全体参建人员心往一处想,劲往一处使,吃苦耐劳,全力以赴。真正做到了“挥洒汗水,无怨无悔”,“宁愿少睡,不拖后腿”,确保了塔基工程的大功告成。塔基高质按期竣工后,参建人员发扬“连续作战”的精神,众志成城,又全力以赴塔身建设工程。原场部基建队技工“老隋头”留守六连,专司技术指导。农工排一班为“大工”,负责砌墙,严格做到了保证质量,精益求精;二班为“小工”,负责砖浆供应,主动吃苦耐劳,拌浆挑砖,确保大工所需;其他参战人员负责沙石运输、搅拌机运转等工作。大家紧密协作,于当年完成了两层塔身建设。

 

  19685月未,开始烘干塔续建工程。随着烘干塔的增高,四层楼高的脚手架,成为运送砖石沙浆的唯一途径。沉重的大红砖,尤其是用于建烘干房的防火砖,其厚重程度,远非常人想象。即使年青力壮者,如北京老知青贺林、郭百魁、刘世群、岑津、王宝全、泰新辉、吴恩杰,哈尔滨知青于善俊,转业官兵子弟吴歌欣等,一次最多也只能挑八到十块砖。

超强度的劳动,累得所有建塔者们体力透支,气喘吁吁,腿脚抽筋,汗水浸透衣衫。有的北京老知青甚至累病、累吐在现场,却仍以顽强的意志,拼搏在建塔基地。他们任劳任怨,无私奉献,因为,他们早已把六连当成自己的家,把建烘干塔当成了一桩神圣使命。

 

烘干塔建设极其艰苦,而有一支特殊队伍,始终黙黙无闻,却又坚韧卓绝地战斗在第一线。他们就是那个特殊年代被划定的所谓“扭轨舍省”,其中不乏北京知青和农场转业官兵子弟。

 

他们吃苦在前,享受在后,哪里最艰苦、最危险、最劳累,那里就会出现他们的身影。他们为烘干塔的建设,发挥了巨大作用,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历史虽早已为他们正名,还他们以公正:他们同样也是六连烘干塔建设的英雄。

 

在建烘干塔的同时,塔前晒场上的固定棚搭建工程,也紧锣密鼓地有序推进。烘干塔建好之后,设备厂家的技术人员专程来到六连,安装了烘干设备。同时,固定棚也在蓝天之下,张开了腾飞的翅膀。

 

望着蓝天白云下四层楼高,敦实俊郎的烘干塔,看着坚固结实、遮风挡雨的固定晾棚,参建者们疲惫的脸厐上露出了微笑,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。

 

1970年,阴雨不断,真可谓百年不遇的洪涝年。为了尽快发挥烘干塔的积极作用,与之相配套的晒场扩建工程,已迫在眉睫。

指导员曲春悦、连长张灿洲召开了动员大会,号召全连“争分夺秒,大干快上,抢在雨前,功在千秋。”

 

一条紧连烘干塔,南北走向,宽10,长60的水泥晒场扩建工程,在紧锣密鼓中拉开了帷幕。

 

  公路上,解放牌汽车飞速奔驰,不断将山石、山沙运进现场。两台搅拌机在隆隆声中怒吼。小山似的沙石在知青们的铁锹飞挥中,迅速被搅拌机吞进,又吐出大股浆泥。

施工现场,人头攒动,川流不息。知青们有的用耙,顺槽将浆泥扒出,以免堵塞出口,影响搅拌机运行;有的用小推车,前拉后推,飞奔快跑,唯恐少装;有的甚至手提、背扛、肩挑,利用一切可用工具,迅速运送浆泥,确保施工进度。

 

  春寒料峭。当夜幕降临,气温骤降,举目浑黑,万籁俱寂之时,施工现场却灯火辉煌,人声鼎沸。此起彼伏的“加油”声,你追我赶的吆喝声,让人热血沸腾。夜餐,狼吞虎咽下肚,抹抹嘴,继续拉车多装快跑。即使去方便,也以最快速度解决,争取多出一分力,多做一份贡献。

北京知青姜志回顾当时的情景,深情地说:“我当时赶马车倒水泥,马不停蹄地奔跑。马累得口吐白沫、前腿打颤,我三天也累傻累瘫了。罗卜给了我一件黑色小帆布夾克工作服,三天就成铠甲,没法穿了!”由此可见,当时的工作强度何等惊人。

 

  众人拾柴火焰高。经过全连知青三天两夜的奋力拼搏,第一条六百平方米的水泥晒场,终于完美竣工。蓝天白云之下,它与高高耸立的烘干塔连成一体,相映成辉。并在后来的雨季抢烘湿粮中,发挥了巨大作用。

 

1978年始,知青即将返城。烘干塔与水泥晒场,成为他们留恋不舍之地。

他们久久徘徊在塔下,徜徉在晒场。他们仰望头顶那座红色雄健的烘干塔,俯视脚下这片洁白光滑的水泥晒场,心潮澎湃。

 

  他们视烘干塔与水泥晒场如自己的孩子,因为,烘干塔与水泥晒场的一砖一瓦、一沙一石,都离不开他们的双手,都浸透着他们的血和汗。

 

  他们视烘干塔与水泥晒场如自己的恋人。因为,他们人生中最宝贵的十年青春岁月,是在与烘干塔与水泥晒场的相守相伴中,走到了今天。

 

  即将离开六连。离别前,知青们纷纷与烘干塔和晒场告别,合影留念,他们深情地抚摸,流下惜别的泪。他们深深知道:黑龙江云山农场六连,烘干塔与水泥晒场,将永远是他们心中的情结,一份难舍的“乡愁”情怀。

 

  当年风华正茂、活力四射的知青,已渐渐老去。历经岁月沧桑,萌发怀旧之情,使他们倍加怀念往昔。

 

  他们回来了,仿佛“南飞的大雁”,又回到了阔别已久的第二故乡。

六连的营区、连部、大宿舍、大食堂,早已荡然无存。唯独烘干塔、晒场与固定棚,虽历经50年的风霜雨雪,仍傲然于天地之间。烘干塔棱角分明,英姿勃发;固定棚梳羽剔翎,振翅欲飞;水泥晒场舒胸展臂,伸向远方。

 

  五十年后的今天,当年的知青又先后来到烘干塔前,行走在晒场上,一种怀念与伤感之情喷发。杨萍手抚烘干塔泪流满面,失声痛哭。赵腾面对烘干塔,神情恍惚,如梦如幻。他们再度与烘干塔合影留念,留下了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回忆。

 

  烘干塔,半个世纪以来历经风霜雨雪、人间沧桑,始终高耸于六连的路口,成为六连的地标。然而,最近风闻烘干塔即将被拆除,一种悲哀之情翻涌,久久不能平静。我从心里为农场与六连,为我们知青失去你而深深惋惜。我殷切期盼那只是风传,绝非残忍的事实。

 

烘干塔,你可知道,你早已不再单纯是六连的地标,云山人艰苦奋斗的印证;而是高高树立在我们知青心中的精神灯塔,永恒的牵挂。你给了我们鼓舞与力量,激励我们,永远记住那些****燃烧的岁月和时光。

 

我黙默祈祷,但愿烘干塔能继续高耸入云,永远陪伴我们,走向远方。

 

  后记:

    晨,翻看《云山往事》。

    阔别五十载,难抑思乡情。我竭力回想昔日,然而岁月如烟,往事却仍模糊不清。

    求助于战友们,得到刘志红、钱钧、李献志、孙乐际、陈乃武、戚加增、于善俊、陈莉、胡欣、扈玉霞、泰新辉、吴歌欣、吴恩杰、王宝全、姜海燕、朱身正、姜志、王崇和、江碧等友人的热情相助。   

    在战友们的热情相助下,我认真品味一段段文字中表达的丰富内涵,仔细端祥照片中一张张似曾相识的脸厐,竭力回想视频中一个个那样熟悉的地方……终于,一幅幅生动的场景清晰地呈现眼前,一股股“乡愁”也涌上心头。

    心潮澎湃,故旧难忘。于是,坐于电脑前,敲击出上述文字。在此,一并表示最真诚的感谢!

 


上一篇:北大荒第一个春节
下一篇:

 相关专题:

·专题1信息无

·专题2信息无
 
  热门文章:
 · 黑龙江省农作物品种积温区划[20732]
 · 岁月如歌[18830]
 · 参观王震将军纪念馆[16591]
 · 请到北大荒来[14066]
 
 相关文章:

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相关评论无
发表、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

| 网站地图 | 联系我们 | 申请链接 | 后台管理 |

国家信息部ICP备案/许可证编号:黑ICP备12000833号-1 哈公网监备23010002004163号

www.yunshannongchang.com 版权所有:黑龙江省云山农场

邮箱:yunshannongchang@126.com